当前位置:四季彩票 > 内地娱乐 > 那些年的艺术,凝视是最好的奖杯

那些年的艺术,凝视是最好的奖杯

文章作者:内地娱乐 上传时间:2019-09-20

默片时代的斑斑业绩,似乎早就被世人遗忘,往日辉煌,似乎同黑白影像一样黯然失色了。可现在,一部叫《艺术家》的影片,又勾起了人们对默片的兴趣。
《艺术家》以仿默片的形式,讲述了一个属于默片时代的故事。1927年,电影艺术诞生的第32个年头,人们习惯在影院观赏默片,乐队在乐池里跟随大银幕上的剧情奏出或舒缓或激昂的乐曲。乔治•瓦伦丁,是好莱坞炙手可热的明星,他主演的电影总是观众如潮,每次放映完毕他总要再三谢幕,陪同身边的是黄金配角是他的爱犬,他们默契配合每次都能把观众逗得捧腹大笑,而其他演员,只能靠边儿站。
影片就从乔治•瓦伦丁大红大紫开始,影迷们将他围得水泄不通,混乱之中,年轻女子佩皮•米勒不小心撞到他,乔治幽默地化解了尴尬,佩皮感激地在他面颊上留下一吻,好事的记者立即将这场景拍了下来。第二天,这张大照片配着“那女孩是谁?”的大标题登上报纸头版头条,乔治的老板和妻子都大为不满,乔治却丝毫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。后来佩皮•米勒借此闯荡好莱坞。
到了1929年,有声电影正在兴起。骄傲的乔治却认为这十分可笑:“如果这是未来,那你就去拥抱吧。”他和导演不欢而散。不久乔治•瓦伦丁破产,而佩皮•米勒则成为一代红星。乔治•瓦伦丁对自己失去信心,变卖家产,租了一间小公寓,落魄得不成样子。甚至大发脾气,造成失火,住进了医院。这一切,都因他不肯接受有声电影。
电影理论家让•米特里指出,无声片并非无声只是“沉默”。电影艺术之初,它是纯粹给眼睛的礼物。既要解读影像,也要看懂字幕。而有声电影,即取消了字幕,也不必像无声电影那样纯粹依仗剪辑的万能力量。正如让•米特里认为的,有声电影获得了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,有一个时刻到另一个时刻过渡的连续性。因此,有人认为有声片和无声片是决裂的。
电影《艺术家》,表面上将有声片和无声片弄得势不两立,而本质上想表达的是“无声片如何召唤了有声片”。电影最后,佩皮•米勒收留了乔治•瓦伦丁,在佩皮的建议下,乔治和她合演了一部歌舞片。结尾是喜剧的,两人默契地跳起踢踏舞,预示着因为有声电影的到来,歌舞片即将盛行。
《艺术家》最大的魅力,应该说是运用了无声电影的形式。从有声电影发展至今,人们已经习惯了有声电影,此时看一部无声电影,对我们的观影经验是全新的。尽管《艺术家》已经囊括“奥斯卡最佳影片”等许多大奖,但最好的奖杯,一定是观众目不转睛的凝视。这样,我们明白了电影最本来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电影进入彩色时代以来,也时常有导演处于某种原因,采用黑白电影的方式复古拍摄一些影片,其中代表性的莫过于《辛德勒名单》那黑白色彩下的凝重与深沉,还有《鬼子来了》黑白写实最后从死者视角突然闪现的彩色画面的超现实色彩。而真正复古到默片程度的导演就寥寥无几了,毕竟这太挑战观众极限了,最多如金基德做到台词极少已属于另类,这还被认为是“文艺片”。倒是著名戏仿电影大师梅尔•布鲁克斯拍摄过一部神作《无声电影》,恶搞加致敬的来了一次无声电影,但是那毕竟是默片的现代化解构。而《艺术家》的难能可贵在于,它不光简单的无声那么简单,从影片摄影、故事展开、人物神态、服装化妆、表演方式,甚至到配乐,都还原了老电影时代的味道,同时,也在其中不乏现代电影的演绎和阐释,这份对老电影细致入微的观察与还原就值得尊敬。

P.s: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片我基本都看了(除了《特别响,非常近》),个人很喜欢这部电影还有马丁斯科塞斯的《雨果》,希望这部电影可以有所斩获。好像怀旧是这两部电影的主旋律,都是向老电影工业时代致敬的。

法国电影《艺术家》是致敬黑白默片时代的一部作品。这部法国电影用了好莱坞模式讲故事,讲述了一位大明星的辉煌与陨落的起伏。
名词解释:“默片”就是无声电影。早期电影只有画面,影片本身没有声音,只有背景音乐。剧中人通过动作、表情,让观众了解剧情,有点像哑剧。必要时,会插入一些字幕来帮助观众理解人物想说什么。这种艺术形式在20世纪初期至中期比较盛行。
本片的主人公是默片时代的大明星乔治•瓦伦丁,他曾是万千粉丝的偶像,而他的爱犬则是他最好的搭档,让人不禁捧腹,“艺术家”的狗狗也是演技派啊!大明星和一位他的女粉丝佩皮•米勒的相遇便注定了他们之后千丝万缕的联系。因为和老板闹僵了,乔治决定自立门户,可是有声电影的时代正悄悄来临…
佩皮借助最新的有声电影成了大明星,而昔日的“艺术家”瓦伦汀却混的相当狼狈。殊不知女主角心里对男主角还是一如既往的深情,收集他所有拍卖和当掉的物件,一直在关注着这个过气的明星…在一次意外失火之后,瓦伦丁企图自杀,后来被佩皮救下,故事很宽慰人心,有个happy ending,两人一起回到片场跳起了踢踏舞。
这个年代再看默片可能勾起的只有怀旧复古情怀了,导演很聪明,选择了一个特别的年代,一个站在时代转折点的人物,热爱着表演艺术的瓦伦丁听到有声电影这个说法时,曾大呼,这样不严肃!可是,技术的革新和时代的演变发展是没有任何人可以违逆的,艺术家不能放弃自己的“严肃艺术”去随大流,所以他落末了。
默片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,但是默片的艺术价值还存在。电影依旧是电影,从无声到有声,艺术价值从未改变。一直觉得默片才是考验演技的,因为演员完全要用肢体语言去诠释角色,字幕也只是少许的几句,不能完全表现人物的所有心情。大师卓别林经历了默片时代和有声电影时代,他的幽默和创意就是用肢体表演的,堪称是真正的大艺术家。他在时代的转换中就可以从容应对,接连创造出一部部经典作品,而就是这些表演艺术家的存在,才让我们领略到电影的魅力。
关于影片的超级配角,瓦伦丁的小狗,这只狗狗也太会抢戏了,看片的时候我就不禁的想:要是我家的恶犬也可以那么厉害多好?会领悟主人的想法,在众人面前表演,还可以奋不顾身的救大火中的主人…是啊,因为它“开口”说话了,所以,它救赎了主人。

        《艺术家》,是对老电影时代的致敬,对默片时代的致敬,它并没有批判或者嘲讽“冥顽不化”的瓦伦丁,甚至瓦伦丁失败的电影拍摄过程中,我们也可以感受到他认真的态度,正如他接受采访所说“我是艺术家,不是傀儡”。这种看起来有些过激的对时代变化的反映,也表现着一代电影工作者令人尊敬的倔强,所以,哪怕影片早早就进入了有声电影时代,整部影片也以默片的方式呈现,甚至以此方式表现米勒的有声电影表演,有此可见主创人员的立场,那是值得尊重的年代,那是电影成长的岁月。在电影日趋成熟,并很可能将进入另一轮技术驱动转变的今天,回首看看那些艺术家的岁月不只是一种复古,也是一种电影营养的再汲取。1895年,法国的米埃尔兄弟以一组电影短片,标志着电影的诞生,接着在好莱坞,电影进入真正工业化和普及化的时代,所以,《艺术家》这部影片也是有趣的,由法国导演,以默片的方式,演绎一个美国好莱坞的故事。而让•杜雅尔丹和贝热尼丝•贝乔两位法国演员的表演也确实出色,非常有好莱坞电影明星的味道,一招一式都是很古典的表演方式,出色的表演让他俩并未被片中那只惹眼神狗乌吉完全抢去风头,我们知道,在电影界,这是很不容易的事情。而接下来,在奥斯卡,希望《艺术家》能斩获丰硕成果,让这个团队在乌吉的领头下,光荣的走上红地毯和领奖台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那默片的时代,故事和人物都那么简单和单纯,好人就是好人,坏人就是坏人,悲伤就放肆大哭,高兴就夸张的大笑,不像现在追求角色所谓的“立体”和“复杂”。影片故事的味道竟然让我感受到了卓别林电影的感觉,那种那个时代优秀电影“乐而不淫,哀而不伤”的气质。在无声电影和有声电影转变的时刻,默片时代巨星乔治•瓦伦丁偶遇籍籍无名的女孩佩皮•米勒,然而,也正是这次相遇暗含时代变迁的轨迹。因为在默片时代的巨大成就,瓦伦丁充满自信,对有声电影时代的到来不以为然,过去的成就常常就是一种思维方式的负担,他倔强的坚持默片,直到迎来票房灾难和自己的落魄。而米勒是个除了自己,什么也不拥有的年轻女孩,只要有出头的可能,她乐于拥抱任何变化,于是,抓住了有声电影时代的那只命运之手,她成为了有声电影的第一代女星。这是一个多么美国梦的故事,包含了励志,也有沉沦,故事的桥段,很有默片时代的味道,那种狂喜与神伤的表现都直接、夸张,说白了,就是真正地像“表演”。老电影时代,总体趋向是真善美和大团圆的,所以,《艺术家》中落魄的瓦伦丁虽然一度风光无限,却没有那么桀骜骄狂和虚荣,反倒豪爽和平易近人;米勒成名后也没有得意忘形和世故,反倒低调而心地善良。于是,米勒遇上了她的偶像瓦伦丁,看着他被时代抛弃,也努力走上星光大道,不变的是对瓦伦丁,以及随他而去的时代的尊重。两人的故事单纯、美好,让本身模式化的故事有了另一层美丽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多时候,我们总是习惯性的认为自己当下从事的一些活动是理所当然的,而对过去久远的一些事物感觉到一丝无法接近的距离感,感觉它们是过去,自己必定无法理解和适应。在电影领域,面对已经奔3D而去的影音趋势,那2D的,还黑白的,甚至还无声的默片,对大多数人来说,无疑是匪夷所思的形式。怎么会有人能忍受没有对白的电影?我过去也带着这样的感觉而与默片划清距离,直到偶然接触,感到兴趣,再更多欣赏,逐渐领略到了默片的魅力,以及那个时代的大师们的独特艺术气质。对于喜欢默片,或者黑白老电影的观众来说,《艺术家》无疑是个惊喜,它不单形似,更神似的表现了老电影岁月的风采和荣光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上,默片时代的摄影和配乐也充满特色,黑白影像下,摄影对影片氛围和故事推动常常有着特别的助力,如瓦伦丁落寞和幻觉的场景,黑白对比度下的效果就很有感染力。而在没有对白的默片时代,配乐的作用和评判标准绝非“好听”那么简单,它几乎就是演员的第二台词,要随着剧情节奏、桥段局面、角色感情不断变化,《艺术家》用各个经典电影配乐加上细心的加工,对老电影配乐的神韵还原的特别好,无疑也是奥斯卡最佳配乐有力的竞争者。本片最现代化的展现方式,无疑是瓦伦丁的一段幻觉,突然,影片有了配乐以外的声音,瓦伦丁感受到了身边物品碰撞敲击的声音,将他仿佛置换出荧幕,与观众一起感受沉默中,点点滴滴日常生活的声音。一个默片时代巨星,对有声电影内心的恐惧由此入木三分的刻画出来,即有声电影不只是一种技术,它是对电影行业,一代人的生活方式的改变,也是社会一个维度的巨大改变。影片尾段,对此有着更绝妙的切入,沮丧的瓦伦丁在米勒的提醒下,终于发现自己还有踢踏舞这一强项,于是,影片结尾,巧妙的让瓦伦丁和米勒载歌载舞,将时代切入到伴随有声电影而来的歌舞片时代,而在末尾,他们终于发声,让影片以一种高雅的姿态迎来大团圆的结尾。

本文由四季彩票发布于内地娱乐,转载请注明出处:那些年的艺术,凝视是最好的奖杯

关键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