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四季彩票 > 内地娱乐 > 夹山见船子,摆渡人船子德诚禅师

夹山见船子,摆渡人船子德诚禅师

文章作者:内地娱乐 上传时间:2019-09-23

船子和尚偈
千尺丝纶直下垂, 一波才动万波随。 夜静水寒鱼不食, 满船空载月明归。

图片 1

先从一个故事讲起。

德诚禅师节操高逸,度量不群。幼于成都净众寺出家,后出三峡南游,为唐代高僧药山唯俨禅师法嗣,与道吾、云岩为同道友。
他与二人分别时说:“公等应各据一方,建立药山宗旨。予率性疏野,唯好山水,乐情自遣,无所能也。他日知我所知之处,若遇灵利座主,指一人来,或堪雕琢,将授平生所得,以报先师之恩。”
德诚禅师在药山尽道30年以后,遂至华亭洙泾,吴江边泛一小舟,常为人摆渡接送四方来者,随缘度日。

船子德诚禅师,唐朝僧人,祖籍四川遂宁,得法于药山惟俨禅师,与云岩、道吾禅师共同侍奉药山禅师数十年。药山禅师初见船子禅师时,问其名,答:“德诚”。药山又言:

《指月录》中记载了一段禅门的公案,是夹山和尚见船子和尚的故事。船子和尚即德诚禅师,师从药山禅师,药山禅师是六祖慧能的三世法嗣。德诚和他的师兄弟道吾、云岩一起下山弘法。德诚对两个师兄说,自己率性洒淡,只想放逐江湖,只是自己道法得有个传人,如果碰到有悟性的沙门弟子就让他过来,自己好有个传人。这样,德诚禅师在华亭朱泾,也就是现在上海市金山区朱泾镇当起了摆渡人。佛说“普度众生”,他这个摆渡人当得其所。当起了摆渡人的德诚禅师被人叫做船子和尚。

话说道吾禅师同德诚禅师分手后,四处游方,心中一直惦记着德诚禅师的临别所托。在行脚的过程中,他一直在留心给德诚禅师物色合适的嗣法者。可是,寻找法嗣并不一件容易的事情。当年达磨祖师在遇到慧可之前,曾在少林寺面壁了九年!这次道吾禅师为德诚禅师寻找法嗣,前后竟用了三十年!
  终于有一年,道吾禅师行脚来到京口(今江苏镇江),正好遇上夹山善会禅师上堂示众。有僧问:“如何是法身?”
  夹山禅师道:“法身无相。”
  那僧又问:“如何是法眼?”
  夹山禅师道:“法眼无瑕。”
  当时道吾禅师亦随众听讲。当他听了夹山禅师的这些答话时,不觉失笑。
  夹山禅师于是下座,恭敬地请问道吾禅师:“某甲适来祇对(回答)这僧话必有不是,致令上座失笑。望上座不吝慈悲!”
  道吾禅师道:“和尚一等(必定、想必)是出世未有师在。”
  夹山禅师道:“某甲甚处不是,望为说破。”
  道吾禅师道:“某甲终不说,请和尚却往华亭船子处去。”
  夹山禅师问:“此人如何?”
  道吾禅师道:“此人上无片瓦,下无卓锥。和尚若去,须易服而往。”

“德诚又成得个什么?” 船子答:“家园丧尽浑无路。”

一日,道吾去京口(今镇江)鹤林寺,正好碰上夹山和尚堂上说法,便在堂下听着。夹山已是一个熟读了三藏十二部的所有经典,文才、口才都非常优秀的法师,无人不知。有位和尚问夹山:“什么是法身?”,夹山答:“法身无相”。又问:“什么是法眼?”,夹山答:“法眼无暇”。道吾噗嗤一声笑了出来。夹山见有人发笑,倒也没生气,走下堂来诚心向道吾请教。道吾说:“我不是你师傅,你想知道错在哪里去华亭朱泾找一个船子和尚吧,他可以做你师傅”,又说:“此人上无片瓦,下无立锥之地。你要是去的话,就把身上这件袈裟换了,穿得破一点,不然,他是不会要你的”。就这样夹山和尚风尘仆仆的赶到了当年的魔都郊区,见到了船子。

  夹山禅师于是休讲散众,改装易形,前往华亭礼谒船子和尚。
  船子和尚一见,便问:“大德住甚么寺?”
  夹山禅师道:“寺即不住,住即不似。”
  船子和尚问:“不似,似个甚么?”
  夹山禅师道:“不是目前法。”
  船子和尚问:“甚处学得来?”
  夹山禅师道:“非耳目之所到。”
  船子和尚道:“一句合头语,万劫系驴橛。”

药山禅师于是又叫了一声“德诚”,船子禅师刚想回答,却随即被药山禅师掩住了嘴,于是当下心中顿悟。而药山禅师也预言了船子禅师未来:

船子问夹山:“大德住甚么寺?”,问他在哪里出家。

  接着,船子和尚又问:“垂丝千尺,意在深潭。离钩三寸,子何不道?”
  夹山禅师刚要开口回答,却被船子和尚一桡打落水中。

“子以后上无片瓦,下无银地,大阐吾宗。”

夹山回答:“寺即不住,住即不似”。这是打起了机锋,意思是出家人四大皆空不会“住”在哪里,一旦“住”了就“不似”了。

  夹山禅师慌忙抓住船舷,正准备爬上船,船子和尚追问道:“道!道!(快回答!快回答!)”
  夹山禅师正想开口,船子和尚又举起桨页把打他往水里打。
  这一下,夹山禅师终于豁然大悟,于是点头三下。

药山禅师圆寂后,船子、云岩、道吾禅师三人随即下山传道。他们开始打算遁隐山林,“拟隐于澧源深邃绝人烟处,避世养道过生”,但后来道吾恐怕因此埋没了药山的宗派,于是打算改变途径,而船子也主张云岩和道吾去四方传道,说: “公等应各据一方,建立药山宗旨。”自言“予率性疏野,唯好山水,乐情自遣,无所能也”,然后道出了自己的去向:“去苏州华亭县,讨小船子水面上游戏”,并嘱托二人日后传道过程中,若发现有灵根之人,可让其去花亭找他。

船子又问:“不似,似个甚么?”。船子见这人不会好好说话,索性以机锋对机锋。既然说“不似”,那是有比较的对象了才说似不似,但有了比较的对象,对不起,那就不是“空”了。船子利害,这是一句话把夹山给怼回去了。

  船子和尚道:“竿头丝线从君弄,不犯清波意自殊。”
  夹山禅师接着问:“抛纶掷钓,师意如何?”
  船子和尚道:“丝悬渌水,浮定有无之意。”
  夹山禅师道:“语带玄而无路,舌头谈而不谈。”
  船子和尚知道夹山禅师已悟,如释重负,说道:“钓尽江波,金鳞始遇。”
  夹山禅师听了便掩耳。
  船子和尚于是赞叹道:“如是!如是!”并嘱咐他说:“汝向去直须藏身处没踪迹,没踪迹处莫藏身。吾三十年在药山,只明斯事。汝今既得,他后莫住城隍聚落,但向深山里、钁头边,觅取一个半个接续,无令断绝。”

展开剩余86%

夹山:“不是目前法”。言下之意不似的不是目前所知的东西,夹山这是强词夺理了。

  夹山禅师听了,于是深感对方大恩难报,辞行拜别,非常郑重。船子和尚见状却不禁忧虑其所悟非稳,于是在夹山走出不远,便大声喊道:“阇黎”!(和尚的别称)
        夹山禅师一听,便回首。只见船子和尚竖起桨来,说道:“汝将谓别有(你认为还有别的什么妙法,不肯死心承当)!”说完便将船覆过来,没水而逝,以绝其疑虑。

与两位同门师兄分别之后,船子和尚便来到华亭,在江面之上摆一小船,方便往来行人,随缘度日,其“船子和尚”之名也由此而来。有一天,船子和尚停船在岸边休息,有个自觉有些道行的人问他:

船子:“甚么学得来?”,船子问他哪里学来的这一套?

  这一摆渡之行为让夹山最后一丝疑虑尽断,终成一代大家。
摆渡人摆渡别人却是要以身作则,甚至不惜性命,这点自古有之……

“如何是和尚日用事?”船子竖起船桨说:“会么?”答:“不会。”船子叹了口气说:“棹拨清波,金鳞罕遇。”意在叹息还没有遇到有道行可以做他弟子的人才。

夹山:“非耳目之所到”,意思是不是看到的,不是听到的。

图片 2

船子:“一句合头话,万劫系驴橛”。船子那是不太高兴,说夹山拿些花巧的东西和他耍嘴皮子。合头话,话里是小聪明,不是真才学,其实搞得像只被绳子牵住的蠢驴。

道吾禅师在世间布道多年,也一直在为船子和尚寻觅后继法脉之人,后来听说住在夹山竹林寺的夹山善会禅师颇有道行,于是欣然前往竹林寺。到达之后正好遇到夹山禅师上堂。有僧问:

夹山还待强辩,船子一竿子把他打下了水。此时,夹山心里哪里还有什么“法身无相”、“法眼无暇”,生存的本能和对死亡的恐惧只是让他在水里拼命挣扎。水里露出脑袋的夹山还待开口,船子又是一把摁了下去,对夹山大喊“道!道!”,意思是问夹山,此刻你心里还有“道”么?在生死边缘,夹山明白了,自己心中的那些佛法其实就像合头话,表面漂亮,根本没进自己的灵魂深处,生死一线,又嗔又惧,自己以前终究修得只是“口头禅”罢了。在冒出头来的时候夹山不说话了,只是点了三下头,表示他明白了,不嗔亦不惧了。夹山悟性极高,求道之心坚毅,只是枕于表面没人点化。现在,一竿子就打开悟了。船子和尚钓尽江波,金鳞始遇。

“如何是法身?”夹山禅师答:“法身无相。”僧又问:“如何是法眼?”夹山禅师答:“法眼无瑕。”

夹山受了佛法,辞别船子,十步一回头。船子大喊:“你以为我还有什么秘密没传你吗?!”,为了坚定夹山的求道之心,翻船入水而逝。

道吾禅师听到这里不觉失笑。夹山禅师于是下座,请问道吾禅师:“某甲适来只对这僧话必有不是,致令上座失笑。望上座不吝慈悲!”吾曰:“和尚一等是出世未有师在?”山曰: “某甲甚处不是,望为说破。”吾曰:“某甲终不说,请和尚却往华亭船子处去。”山曰:“此人如何?”吾曰:“此人上无片瓦,下无卓锥。和尚若去,须易服而往。”

夹山在深山修道十余载,出山后弘传药山之法。有人问夹山:“什么是法身?”,夹山答:“法身无相”。又问:“什么是法眼?”,夹山答:“法眼无暇”。

夹山禅师于是散众束装,直接去了华亭。船子禅师才见,便问:“大德住甚么寺?”夹山禅师答:“寺即不住,住即不似。”船子又问:“不似,似个甚么?”夹山禅师答:“不是目前法。”船子问:“甚处学得来?”夹山答:“非耳目之所到。”船子说:“一句合头语,万劫系驴橛。”又问:“垂丝干尺,意在深潭。离钩三寸,子何不道?”

佛教讲究传人,因为佛教教理艰深,佛经字面的意思,并非是真正的意思,好比语言其实无法真正表达出食物的味道,这是佛法的“不可说”。能悟到经文中"不可说"的那层,那便是开悟。要开悟,或修持或顿悟。道生于天地间,智者也无非是天地之道的传声筒而已,所以道不藏私。一旦碰到了有缘的弟子一定倾囊相授。

夹山禅师刚打算回答,被船子禅师一桨打落水中。夹山禅师好不容易才从水中爬上小船,船子禅师就又问他:“道!道!”夹山禅师又想说话,结果又被船子禅师打下水中。夹山禅师当下豁然明朗,于是对着船子禅师点头三下。船子禅师于是让他上船。

我也只是个修口头禅的,没本事解释佛法。抛开佛教不谈,所谓的“传承衣钵”,不论哪一个行当,传的是技术、是知识、是经验、是智慧,其实更是信念。没有对本门道法的开悟,没有对弘扬、发展本门道法的那份坚定决心,最多只能算是个弟子,算不得是衣钵传人。

船子禅师说道:“竿头丝线从君弄,不犯清波意自殊。”夹山禅师于是反问:“抛纶掷钓,师意如何?”船子禅师答:“丝悬渌水,浮定有无之意。”夹山也便说道:“语带玄而无路,舌头谈而不谈。”船子禅师听到这里终于满意,于是说了一句:“钓尽江波,金鳞始遇。”

记得有部电影叫《百鸟朝凤》,电影里焦三爷之所以把焦家班交给游天鸣,并不是游天鸣的资质真的胜过另一个弟子,而是游天鸣的性格里有那份坚韧。任何一门技艺和道法最终都是需要人去传承的。当了衣钵的传人,也不见得都是些阳光雨露、吃香喝辣的事,特别对于走下坡路的那些个行业,当衣钵传人是要去"担当"、“扛事”的!没有些舍身坚持的精神是根本不行的,这叫“不二法门”。当然,光能扛事,光能坚持,天赋差了,也是不行的。

夹山禅师此时用手掩住耳朵。船子禅师见此点了点头,称道:“如是!如是!”于是叮嘱夹山禅师道:“汝向去直须藏身处没踪迹,没踪迹处莫藏身。吾三十年在药山,只明斯事。汝今既得,他后莫住城隍聚落,但向深山里,镢头边,觅取一个半个接续,无令断绝。”

化腐朽为神奇,革故鼎新,既要善于突破,又要善于坚持,何其难哉!船子点化夹山,也是如此。一是让他突破,除其迂腐,现其真谛。二是让他坚持,故舍身求法以笃夹山之志。

最后夹山禅师向船子禅师辞行,但不忍离别,不停地边走边回头,依依不舍。船子禅师见状,叫了一声:“阇黎!”夹山禅师听闻此言,又回头去看船子禅师,船子禅师把船桨竖起来,说:“汝将谓别有!” 说完便“覆船入水而逝”。此种传奇式的结局使得船子与夹山师徒间的这一段交往,在禅宗历史上成为了逸韵悠然的佳话。

中国的传统武术和上海的滑稽戏为什么没落,缺的无非就是拥有这两样东西的人。

图片 3

船子禅师一生唯好山水,他的境界在遗留后世的三十九首《拨棹歌》中得以完全体现。在这些作品里,船子禅师以禅入诗,以诗示禅,抒发山水之趣和禅悦之妙。因此,这些作品可以划分为两大类,一类是船子解密禅机,示现禅理之作。如诗云:

有一鱼兮伟莫裁,

混虚包纳信奇哉;

能变化,吐风雷,

下线何曾钓得来?

在另一首垂钓诗中,船子言:

三十年来海上游,

水清鱼现不吞钩;

钓竿砍尽重栽竹,

不计功程得便休。

而在另外一首诗中,船子说:

扬却云蓬进却船,

一竿云影一潭烟,

既掷网,又抛筌,

莫教倒被钓丝牵。

与此相类似的诗还有很多,如:

一叶虚舟一副竿,

了然无事坐烟滩。

忘得丧,任悲欢,

却教人唤有多端。

一任孤舟正又斜,

乾坤何路指生涯。

抛岁月,卧烟霞,

在处江山便是家。

船子诗歌中更为有名的作品是那些吟咏悠游山水,闲放自得之情,反映禅悟后空明宁静的自在之作。如:

吾自无心无事间,

此心只有水云关,

携钓竹,混尘寰,

喧静都来离又闲。

苍苔滑净坐忘机,

截眼寒云叶叶飞,

戴箬笠,挂蓑衣,

别无归处是吾归。

诗人忘情物事,了然无碍,扁舟丝纶,云水悠游。 又有:

本是钓鱼船上客,

偶除须发着袈裟。

佛祖位中留不住,

夜深依旧宿芦花。

船子禅师最为著名、流传最广的作品是下面一首:

千尺丝纶直下垂,

一波才动万波随,

夜静水寒鱼不食,

满船空载月明归。

总的来说,船子禅师三十九首《拨棹歌》也为中国古典诗词中的“渔父”形象注入了新的精神内涵。船子禅师以后,诗词中渔父形象多超然旷达,逍遥自在。船子禅师的风范与其《拨棹歌》在此有着长久的潜移默化的影响。

本文由四季彩票发布于内地娱乐,转载请注明出处:夹山见船子,摆渡人船子德诚禅师

关键词: